伯恩利vs沃特福:

70年前的兩本書

《新中國的十月》司馬文森  著

《新中國的十月》版權頁

司馬小萌

“一九四九年九月五日,我由香港動身到北京,去出席九月二十一日舉行的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大會,沿途所見,以及在參加大會期間,觀感甚多。已過去十多年間,一直留在華南國統區內工作,這次能得回到解放區,如見親人,如回故舊家園,什么都新鮮,什么都能觸發自己的情感。在這小冊子里面所寫的,是我利用開會休息時間記錄下來的一點感想。讀者諸君,你們說這些作品是報告,是散文,是雜感,什么都好,我所要記錄的,只是我那不可抑制的激動的心情。一九四九年十月于北京”。

——《新中國的十月》題記

我的爸爸司馬文森要是還活著,應該103歲了。他萬萬不會想到,70年前自己寫的兩本書,現在成了何等珍貴的歷史資料。

一本書叫《新中國的十月》,另一本叫《新人物、新作風》。記述了司馬文森1949年9月21日至30日參加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10月1日參加開國大典的親身經歷和見聞?!緞輪泄氖隆?,里面收納了司馬文森發表在香港《文匯報》的11篇文章。時間為1949年10月18日至11月20日。1950年1月5日由香港前進書局結集出版,向海內外發行?!緞氯宋?、新作風》里面收納了司馬文森發表在香港《大公報》的36篇文章,時間為1949年11月6日至12月22日。我們查到了當時的新書預告,可惜至今沒找到原書。

1949年9月5日,司馬文森作為中共香港工委的文委委員,秘密北上,從香港到北平出席政協會議和開國大典。應邀從香港北上出席會議的共分6批,司馬文森應該是第五或第六批。同行的有李鐵民、胡子昂等。

一個長期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下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奮斗的年輕共產黨員,終于盼到了解放,盼到了翻身做主人,心情何等激動!

這種激動在《新中國的十月》11篇文章的標題中就顯露無余:一、到了第一個人民城市;二、奔馳在山東平原;三、閘門打開了,水頭擁動著;四、一群真實、智慧而有光輝的人們;五、北京,翻了身的城市;六、毛澤東,我們的親人!七、歡呼啊,中華人民共和國!八、勝利的紅旗在人民廣場上招展;九、人民首都,在歡樂的海里;十、攜手在為人類幸福共同的斗爭里面;十一、再會,北京!

司馬文森在《新人物、新作風》一書的“后記”中寫道:“我只想把我親身的見聞寫出來,供海外的讀者參考一下,使大家明白我們這個從苦難中解放出來的祖國,是光明燦爛,有前途有遠景的!我們每個人都該有這樣的信心,在新的基礎上努力,奮斗下去。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寫于香港?!薄緞氯宋?、新作風》的4大章節36篇文章,頭兩章小標題有:北京——人民首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奇跡;人民的勝利;新社會,新人物,新作風;人民公仆;多才多藝的人民解放軍;解放區作家怎樣生活的;聽將軍們談知識分子和人民隊伍結合等等。在“人民政協見聞錄”這一章里,小標題有:不開無準備之會;北京飯店招待所瑣記;三大人民憲章是怎樣產生的;新國旗怎樣被選出來的;投毛主席一票,是我們的光榮!學習大會的精神和作風;我們等待著,終于看見這一天了;難以忘卻的印象;參政人員名單是怎樣決定下來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做些什么?在新中國建設中大家怎樣分工?在“人民領袖印象”這章節中,小標題有:毛主席和我們在一起;謙恭誠摯的朱總司令;我們的政務院總理周恩來先生。

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共有6個委員會,司馬文森被分配在《共同綱領》草案整理委員會,該委員會的召集人是周恩來。

9月27日政協全體會議通過了新中國的《人民政府組織法》《共同綱領》,通過了國都、國旗、國歌、紀年等,毛澤東宣告新中國成立。父親記下這振奮人心的一刻:“五千年來的第一次,中國人民用自己的手來表決自己的憲章!以國家主人的身份,來處理自己的命運!我們興奮,多少說不出的情緒,像海濤,像巨浪,在我們心中翻騰起伏,多少熱血,在我們身上奔騰著。熱淚涌在我們眼中,它想流下來,為了快活,興奮,激動!”“那是我們全國人民大團結的標志,我們擁護,我們鼓掌,我們歡呼,我們一致的舉手通過!”

父親記述了開國大典的盛況,記述了這個莊嚴偉大的日子。10月1日下午,父親和代表們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會。下午三時,隆重的儀式開始了,新中國向世界,向全國人民宣告誕生!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響起,第一面五星紅旗在電動旗桿上徐徐上升,連續十分鐘沒有間斷的慶祝禮炮轟鳴?!骯埠凸氖壯っ嗆臀頤欽廡├醋勻韉氐娜嗣翊礱竊諞黃?,同全國人民站在一起,在檢閱這英勇無雙的人民解放軍?!薄爸泄嗣衲芄徽駒謐約旱腦謀ㄉ?,檢閱自己的部隊,這還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在臨時搭建的觀禮臺上,來自蘇聯的代表格外引人注目,他們是蘇聯文化藝術團,遠道來參加新中國成立慶典。團長是法捷耶夫和西蒙諾夫,帶著紅軍歌舞團、攝影隊。當他們看到人民解放軍軍旗引導著海軍、步兵、坦克兵團、騎兵兵團、炮兵兵團走過檢閱臺,鼓掌歡呼“烏拉!”“終于我們聽到一個聲音了,那是毛主席在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站在廣場上的30萬人如同一個人,嚴肅地立正著靜聽?!彼婧筧』渡錐?,游行隊伍歡呼著通過天安門……直到暮色籠罩了北京城,天安門廣場上紅色的旗幟、紅色的燈、紅色的煙花交織成一片紅色的海洋。游行隊伍仍有組織有順序地走過檢閱臺,人們唱著熱愛自己領袖的頌歌,呼喊著“毛主席萬歲!”

10月2日晚上,父親出席了中國文藝界代表在懷仁堂為蘇聯文化藝術代表團舉行的歡迎會。在歡迎會上,有人拿著電報走近朱德總司令。朱總司令用激動的聲調對大家宣布:“我們的偉大友邦蘇聯,第一個和我們建立外交關系了!”這聲音像一聲巨雷,響在每一個人的心上。人們起立,瘋狂地、持續地鼓掌,這是司馬文森見證的新中國外交從無到有創建的振奮人心的時刻。

司馬文森一直珍藏著出席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的徽章,他的編號是:239。

司馬文森1949年9月5日去北平,10月25日回到香港。作為親歷者,他懷著不可抑制的激動心情,記述了參加開國大典的見聞,許多章節都是一天一篇連夜完成,寫就《北行書簡》11篇報告文學,即刻發稿到香港《文匯報》向海外報道。至于文章是陸續寄回還是托人帶回香港,我們不得而知。總之,1949年10月18日開始在《文匯報》發表時,他還在內地?;氐較愀酆蠹傘緞輪泄氖隆煩靄?。出版時間是1950年1月。

司馬文森將參加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的經歷、見聞,于1949年11月6日至12月22日在香港《大公報》發表題為《我自北京歸》36篇報告文學,集成《新人物、新作風》一書出版。

這是司馬文森為新中國的成立留下的永遠的記憶,是一個忠誠的共產黨員留給祖國人民的寶貴歷史文化財富。

那年,司馬文森33歲。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